基于共同价值观的创造,犹如完成一曲交响乐|《从哥德堡到外滩》

文学报 1653151420636

“有人创造,有人路过,

有人煞费苦心不得其门,

有人忽而顿悟世间真谛,”

有时现实无味,于是在寻找神往的彼岸。

有时不知所措,于是在浪费情绪的错觉。

精神总是寄托在他处,幻想中踏上征途,

才发现这一路上原来有很多人,

古往今来,

来自四面八方,

但却面向同一方向。

——【瑞典】魏尔纳·海顿斯坦姆

(Vernervon Heidenstam,诺奖作家)

沃尔沃汽车集团全球高级副总裁、沃尔沃汽车亚太区总裁兼CEO袁小林常常会说起一个小故事:在一次新车的车内气味检测中,虽然专业仪器检测空气质量合格,但沃尔沃的“鼻子小组”发现一个批次的车辆中似乎夹杂着淡淡的怪味,经过仔细分辨,确认为是鱼腥味。于是沃尔沃开始彻查所有流程,最终发现是一批顶棚曾经误放入运输海鲜的卡车中,才染上鱼腥味,针对这一问题,沃尔沃没有直接进行除味处理,而是将这一批新车重新组装,杜绝这让人不舒适的味道。

这个故事之所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一方面当然是因为“鼻子小组”极致严谨和专业,但另一方面也隐喻着沃尔沃与众多供应商的连接通道——建立在一致价值观之上的无间合作与共同进步。

美国电影《晚期四重奏》里,贝多芬作品第131号贯穿始终,因为贝多芬曾经在曲谱的空白处写下“不可中断“的字样,因而这部集他晚年创作风格之大成的作品始终被认为是对乐队的一种考验和挑战。它需要乐队成员的密切配合:冷静自控的首席小提琴,浓烈灵巧的次小提琴,敏感自持的中提琴,稳重包容的大提琴。在电影里,首席小提琴手因病不能完成演出,如同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人生的过往被一一掀起,想要再次呈现完美的演出效果,只能仰赖于所有人的重新调整和全力配合。

这部电影的人物关系让人联想到管理学上的一个说法:供应商管理不是一座“孤岛”,而是一首交响乐,由很多不同的音符组成,每个音符都需要在恰当的时间被弹奏,交响乐才能悦耳动人。

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座椅供应商,安道拓对这一点深有体会,因为沃尔沃不仅对内饰材料进行挥发性有机物和气味测试,且覆盖单个零部件、系统总成以及整车三个层级,并制定远高于汽车行业的汽车内饰标准。在座椅生产环节,安道拓从内饰材料的选择,到生产工艺的控制都下足了功夫。在最初合作期间,发泡曾存在气味问题,发泡工厂就通过调整发泡原材料配方,采用环保材料,工艺上添加反应型催化剂,将发泡过程中的挥发性有机物VOCs挥发掉,并增加了新风系统加速泡沫产品的气味挥发速度,改善发泡熟化流转的时间,避免工厂内部的污染,最终满足沃尔沃汽车的产品要求。

安道拓认为,沃尔沃从成立之初就把安全作为品牌最主要的发展目标和原则,沃尔沃的设计以人为本,尊重生命,对人的关爱成为了沃尔沃汽车的灵魂。 这一点也在不断影响着与之合作的每一个供应商,凡是与沃尔沃合作过的团队都非常认可这些理念,同时也践行到他们的日常。

以“基地”系列、“银河帝国”三部曲和“机器人”系列为人熟知的世界级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在“机器人”系列中《萨利》一篇中写了一个会自动驾驶的汽车的奇妙故事。“萨莉沿着湖边的大路奔驰而来,我向她挥着手,呼唤出她的名字。我总是乐于见到萨莉。你知道,所有的汽车我都喜欢;不过其中最可爱的却是萨莉了。这一点毫无疑义。”关于萨莉,阿西莫夫这样描述道,“是一辆2045型敞篷汽车,装有一台亨尼斯一卡尔顿电子发动机和一座阿马特底盘。我所见过的这一类无保险杠汽车中,要数她的外型最为美观、精致。”这当然代表着一种科技与未来,但从这里,我们不难提取到一个关键词——保险杠。

“保险杠”一词在现代汉语中的历史,或许像另一个关键词“发动机”那样悠久。1901年,英国人弗雷德里克·西姆斯发明了最早的保险杠,但那时候汽车较少,而且时速较慢,保险杠似乎并不是一个必需品。到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保险杠或是横挂两条铁,或是以防撞锥来“复杂化”甚至取代保险杠。所以,我们或可理解阿西莫夫笔下的萨莉缘何“无保险杠”。然而,现代汽车必然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保险杠是一道生命之锁、安全之门,正如沃尔沃创始人曾说的那样,“车是由人来驾乘的,因此我们做任何事情的指导原则必须是安全。”

六年前,一家为全球中高端汽车品牌配套,以保险杠为主的外饰供应商走入了沃尔沃的视野,它就是江南模塑。1988年,这家公司从生产彩色工艺蜡烛和塑料制品等日用消费品转向生产汽车保险杠。同样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得益于材料的进步,硬塑料材质的保险杠开始大规模取代铁皮制品,这也成为保险杠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点。30多年后的今天,江南模塑已经成为了中国国内汽车保险杠制造的知名企业,而保险杠的材质和功能也早已发生了更多的变化。

一个品牌所聚合的群落,当它们的理念、文化和价值观不断契合之时,两者将会产生一致的行动力。沃尔沃和江南模塑、安道拓的合作,正是源于理念、文化和价值观的高度匹配。源自瑞典的低调奢华、环保观念和以安全、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的价值观始终围绕着沃尔沃,让沃尔沃在一切产品细节上体现了“以人为中心”。而江南模塑的企业文化“勤奋、包容、持续改进”,安道拓“诚信正直、客户满意、员工参与、创新改进、可持续性”的价值观,也正是基于人为前提。机遇、挑战、尊重,在一步步理解沃尔沃文化的同时,以江南模塑和安道拓为代表的供应商融入其体系,向着更远的远方行进。

“安全”,首先当然是安全。江南模塑与沃尔沃合作打造的产品,从材料选择、工艺过程、质量控制等多个环节开始,全方位考虑到了“安全”——这一深入沃尔沃基因的理念。“比如,沃尔沃对保险杠的塑料粒子和漆都有更加严格的性能和试验要求,尤其是在极端恶劣条件下的性能测试更为严苛。这些要求虽然给我们选择材料和开发验证都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但在过程中也促使我们企业不断进步,更加完善自己对沃尔沃安全的理解。”

有一种统计,在沃尔沃的车险事故中,车主们对保险杠的耐撞性能印象深刻。耐撞性,源于沃尔沃优异的产品设计,在保险杠的设计中增加了被动吸能块和行人保护功能,并且配备了先进的雷达传感器,既大幅降低事故的发生,又能减少事故带来的伤害程度。值得注意的是,沃尔沃要求江南模塑生产的所有保险杠都是不能反复喷涂的,为的是控制漆膜厚度,减少雷达波穿透过程的衰减,保证雷达的功能不受影响,进而确保主动刹车功能的正常使用。为此江南模塑科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我们在喷涂线上开发了一套自动防返喷系统,通过对每个保险杠上的条形码识别来杜绝反复喷涂,也特意在工厂设置了沃尔沃的保险杠坚决不允许返喷的标识。”

而安道拓为沃尔沃提供的座椅方案也基于高效、安全、舒适的出发点,这为沃尔沃的汽车座椅注入了灵魂,它们看上去并不那么豪华,流线型的造型体现了沃尔沃一直倡导的北欧极简风格,造型宽大的背部接触区域和完美的中截面线定义确保了对驾乘者有效支撑;座椅之间的框架能够吸收能量,降低对脊柱的损害,内置头颈部安全保护系统有助于减少颈部扭伤的风险;后排座椅靠背泡沫是目前业内唯一采用大面积采用EPP材料,虽然有部分用户觉得坐感偏硬,但这却是沃尔沃在安全性能上的坚持,因为太软的发泡会影响泡沫永久变形等参数,对耐久和长期健康不利。

在与沃尔沃的多年合作中,安道拓感受到的是一种极致的追求。例如座椅是汽车中直接与乘员接触的零部件,对汽车安全性有直接影响,为了确保座椅具有足够的强度来保护乘员不因行李前移而受到伤害,汽车厂商会进行大量的座椅行李箱冲击试验。沃尔沃的行李箱冲击试验就是在最高市场标准上,考虑安全余量后,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不仅考虑到各种行李箱的规格,还会在试验中,为碰撞测试假人模拟最恶劣的路况和事故现场,目的就是尽可能地覆盖在真实驾驶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状况,确保座椅对乘员的全方位保护。即便只是针对静态腰托这一个简单的小零件的舒适性改善,沃尔沃和安道拓以及供应商一起制作了十几种不同种钢丝组合的方案及样件,由专业的舒适性团队通过严谨的评价流程选出最优方案……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使驾乘者能够获得最安全和舒适的体验。

人是一切的目的。北欧商业文化历史悠久,充满着自由、开放、竞争、包容和法制的商业气息,而简约、自然、环保的特点,北欧文化对于人的生命的尊重、对于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重视,注定使这些特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来自这些国度的企业。当它们在异域生长、发展,也必将使这种影响辐射至它生产链条上的每一个供应商。

所以,尽管江南模塑与沃尔沃汽车只合作了六年,但影响无疑是可见、可感的。“与沃尔沃汽车打交道的这么多年,我们更加深刻体会到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对员工的关怀,我们持续提高了在碳排放、环保、员工福利、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资金投入,逐步发展成为绿色、健康、安全、高效的现代化工厂。”

更重要的是环保,是那些关于人类的未来。自1972年沃尔沃在斯德哥尔摩举办的联合国首届人类环境会议上首发环保宣言,率先提出汽车在环保中的关键作用开始,沃尔沃一直致力于环保。2021年沃尔沃汽车亚太区可持续发展科技日举办,以“聚焦全价值链气候行动”为主题。作为中国第一个发起可持续发展科技日的汽车制造商,沃尔沃汽车旨在联手全价值链的合作伙伴,以实际行动不断降低碳排放,共同实现气候零负荷目标。沃尔沃着眼的不仅仅是自身的环保,还有整个产业链和生态链的环保。所以,不难理解,何以江南模塑自2020年开始就筹建为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专属配套的本地化保险杠模块工厂,每个零件可以节约360公里的长途运输,并且采用可循环料架来替代一次性包装材料,全年能减少大量的碳排放。

而安道拓与沃尔沃合作至今,也始终跟随着沃尔沃的足迹,坚持就近建厂的原则,目前已经分别在沃尔沃汽车成都、大庆和台州工厂建立沃尔沃汽车产品生产基地,同时围绕这几个生产基地,开发打造可持续发展的供应链体系,供应商也跟随其步伐在周边建立生产基地。

这得益于沃尔沃持续践行的“本地制造、本地采购”策略,进一步缩短运输距离、提高运输效率外,物流运输在减少碳足迹方面的重点工作还包括提高运输装载率、使用清洁能源、优化运输模式等。

江南模塑成都工厂的筹建,正是源于这一策略的倡议。不仅如此,在江南模塑成都工厂的设计中,也采用全新的节能环保理念,“屋顶全部使用光伏发电,100%采用可再生电能,全LED照明,能源回收,无废车间等创新型工厂,把沃尔沃‘可持续发展’理念铭刻在工厂的每一个地方。”他们的重庆工厂去年采用的是火力发电,今年也已完成了100%绿色电能的切换;而成都工厂,在规划时即考虑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方案,工厂全面使用绿色电能,工厂的物流叉车和员工班车均采用纯电动车,同时也在研究火焰处理的工艺改进,尝试降低和逐步取消使用天然气。

为了响应沃尔沃关于成都地区供应商切换使用清洁能源的倡议,安道拓成都工厂于2021年1月开始100%全面使用清洁电能,其中水电占比65%,风电占比35%,并在2021年可持续发展科技日现场获得沃尔沃表彰。大庆工厂于2021年7月也已100%实现清洁电能的切换,其中83.3%为生物质发电、16.7%为风电,台州工厂也将在2022年内实现绿电目标,兑现和沃尔沃与环境的共同承诺。

沃尔沃的一个目标是,到2025年在新车中应用25%可循环材料。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江南模塑采用了天然生物基、可降解等环保材料的创新产品,和多家可循环材料生产厂商对接,共同研究相关材料的物性表、工艺参数,性能指标等,反复对可循环料进行零件试生产,尺寸测量,试验认证等,做到可循环材料能完全满足沃尔沃的各项技术要求。当下,在现有的车型和即将量产的车型上江南模塑切换和使用可循环材料,力争到2025年和沃尔沃一起满足应用25%的可循环材料。

目前,安道拓座椅的主要部件可采用天然纤维制作生产比如竹纤维、海藻纤维、动物毛发等,可以降解再利用。部分材料应用已回收的材料:如泡沫材料上使用生物基发泡、碳回收发泡以及如椰棕、可降解植物纤维等进行制造;在塑料制品上和战略供应商开发可回收材料,目前已经有可回收的PC/ABS在SPA前排背板上进行量产,在座椅背板上也是业内第一家使用塑料水瓶,渔网等回收制成的PET基材进行模压制造。此外,安道拓还有一系列创新产品,比如采用可循环材料制成的轻量化塑料一体骨架,运用麻纤维制成的座盆等等。

1854年,美国作家梭罗的《瓦尔登湖》出版,记录了他在瓦尔登湖畔隐居两年零两个月的生活。在那里,他拥抱自然,亲手搭建小木屋,开垦荒地,春种秋收,与湖水、森林、飞鸟对话,在船上吹笛,在湖边垂钓,用一只笔细致地描摹这方土地上的景物,甚至小到两只蚂蚁的争斗,妙笔生花。自然、社会、环境、城市,梭罗在孤独中思索这些关于人类及其未来的命题,而这些在今日的当下,这些命题显得更为重要。我们如何思索未来?沃尔沃和它的供应商们正在提供答案之一种。

正如沃尔沃汽车集团全球高级副总裁、沃尔沃汽车亚太区总裁兼CEO袁小林所说的,“在过去,我们致力于守护所有交通参与者和驾乘人员的生命安全。现在,沃尔沃将以同等的态度来守护地球和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沃尔沃聚集起它的志同道合者们,思索着、行动着,未来已来。

猜你喜欢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美图推荐
精彩推荐